4月底加班的前夕,趁著週末有空看了鮮胎活剝,果真是血淋淋的一部片,老實說,也不知該說好不好看,但就是挺能觸動痛覺感官的一部片,看完就會感覺很痛,且可能由女性看才會更有感觸吧!

故事架構其實也很簡單,一個大腹便便懷孕即將臨盆的孕婦,遇上了渴望得到她肚中孩子瘋女人,當然途中瘋女人遇到很多阻擾,但也一一被瘋女人擊斃,但電影就是這樣,主角跟殺人魔都很韌命,即便只是女人,縱然只是個孕婦,要說是身為母親的力量大嗎?

沉默之丘的媽媽也可以一打十那樣,就想說怎每一個弱女子發揮母愛時,都可以激發腎上腺素變成力大無窮的女浩克之類的,既然是電影就不要再苛責為啥每個母親都可以變成女打仔或是有強韌的生命力了,雖有時還是不免嘀咕一番。

回歸電影主題,女主角莎拉是個孕婦,四個月前發生場重大車禍,奪走了她摯愛的先生,適逢要待產了,焦躁的莎拉不知是不是產前憂鬱症發作,她的母親擔心她一個孕婦危險,想陪同回家,卻被莎拉不耐煩的拒絕了,反倒是像老爸般的報社老闆家裡鑰匙(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要他隔天早上去她家接她去醫院,此舉把她老闆也拖下水了,為什麼呢?後面再敘述。

於是乎,莎拉在家要度過一個寂寞的平安夜,大概是想到自己形影單隻,一個人要度過聖誕節,老公已離她而去,所以把關心她的母親拒絕千里之外,當然恐怖片獨處這時就會出現殺人魔夜訪,一個陌名女子在外敲門要求借電話,莎拉去應門卻夜深看不清楚外面人影,但警覺性高又有產前憂鬱的莎拉感覺害怕不肯讓神祕女子進門,咆嘯說謊自己的先生在睡覺,不想讓人進門吵到先生(你在那大呼小叫,就算有也會先被你吵醒=.=")。

神秘女子說出女主角的名字,並戳破說莎拉早就沒先生的謊言,莎拉當然被嚇到皮皮剉,心想這人怎會對自己瞭若指掌,還是打發了神秘女子,但神秘女子並未遠走,還站在窗邊深情(?)凝視,更企圖打破窗戶,莎拉為了拍清楚外面的人的臉,拿起單眼狂拍一通(=.="開燈不就好了)。

莎拉趕緊撥電話通報人民保姆-警察警察來巡視一番敷衍性地跟莎拉說附近並無可疑人影,研判奇怪女子大概已經走遠,說半夜會再派人來巡視以保安全,大門、窗戶都被死鎖,這莎拉才感安心的上床睡覺。

寢室門邊突然站了個人(殺人魔是有軟骨功可以從門縫鑽進來嗎?),殺人魔這裡且代稱是蕭查某好了,蕭查某還不疾不徐地在莎拉家翻箱倒櫃找出酒精跟一把利剪(去殺人還不自備武器還能就地取材,囧),坐在熟睡旁的莎拉床邊,默默的凝視莎拉,當然準備用利剪劃開莎拉的肚皮,還不忘先用酒精擦拭莎拉的肚子(奇怪~莎拉不覺肚子冷嗎),當然才剛從肚臍眼刺下去時,莎拉就被痛醒了,蕭查某只能對莎拉瘋狂猛刺。

正大家都覺得莎拉可能快掛了,但莎拉是誰?她可是本片是女主角,即便是重傷也不會那麼快讓她領便當,順手拿了旁邊的東西k了蕭查某,但之前被刺已大大減少了莎拉LP值,她只能狼愴逃離,趕緊躲進浴室反鎖。

這時報社老闆要參加聖誕夜宴會路過不放心,順道拜訪她,因為稍早莎拉有跟他通過電話,莎拉希望報社老闆,隔天能把她拍到的黑麻麻照片顯相清晰些,因為當時她拍蕭查某時一片漆黑,她自行洗出的照片也看不出個啥鬼。

老闆才剛進門就發現一名陌生女子,就是蕭查某本人,步步走向死神而不自覺的老闆,還誤以為蕭查某莎拉的母親,因為他跟莎拉的母親素未謀面,兩人還寒暄一番(蕭查某對莎拉瞭若指掌,哈啦對她來說不算難事)。

不巧的是,莎拉的老木本尊也不放心女兒,到了莎拉家,質問她眼前的兩個陌生人,吃驚之餘,先趕緊上樓找女兒(老木的第六感頗強),反鎖在浴室內的莎拉,聽到外面有動靜,以為是蕭查某,拿好利器要反擊,一開門不分青紅皂白就朝對方頸部猛刺一下,結果是她自己的老媽,她老木瞬間被刺中頸動脈血流如注,率先倒下領了便當,老闆察覺蕭查某有異,也趕緊要上樓,莎拉在弒母驚嚇後久久無法回復。 

嚇傻的莎拉求救站在樓梯的老闆之時,老闆在樓梯階被蕭查某逮到,不幸地被突襲給刺了,還以很痛的方法被猛刺,不贅述就是慘,莎拉一看矛頭不對,眼見老闆被刺要死了,趕緊又拖著身子轉身爬回浴室,關上浴室門,老闆就成了第二個領便當的。

但是不知為啥,蕭查某這時還把老闆的屍體拖下樓,意味不明(是嫌空間嗎),但老闆沒死透,還甦醒呼吸了口氣,咳了血一下(醒的真不是時機,可憐的老闆),蕭查某當然又用枕頭蒙他頭再補刺了一刀,正式領了便當,蕭查某回到樓上踹門,還是不得其門而入。

巡視的警察來了,蕭查某情急之下拿了櫃子擋住門鎖處,把莎拉關在浴室裡面,以防她逃出,莎拉在空暇喘息之餘,仍無法扭開門把而苦無機會逃走,巡視警察共三名加上一名正要押解回去的少年,其中兩名警察先前去敲門,另外一名警察少年待在車上,蕭查某佯裝女主人蒙騙了過去,關上門後警察懷疑有異,因為女主人應該是名孕婦,立刻調頭上門盤查。

蕭查某被制伏在地,另一名上樓查看,但蕭查某早有預備,拿出隨手拿到的毛線棒(蕭查某真是生活智慧王,完全可以隨手取材),往警員一刺,這名警員成了第三名犧牲者,具體來說應該是第四名,因為在之前還有一隻莎拉家中的貓也慘招毒手(是蕭查某踹浴室門不得其門而入,正歇斯底里苦無黃金右腳可使用時,小貓很衰路過就被扭斷頭了),慘。

蕭查某拿走了死去警員的配槍,另一名警員就在浴室門要解救莎拉時,以被近距離轟頭而死,本要獲救的莎拉,顧不得被轟警員的血肉都噴到自己臉上,還趕緊把警員屍體推出去,迅速述把門關上(她有好幾次都迅速把門帶上,不知為啥看到這幾幕我都噗哧出來)。

忘了提醒,莎拉除了之前生命值的重創,手部也因為要伸手去門外把門鎖打開(她用鏡子碎片把木門挖出一個手臂可伸出的洞,這時騰出的手肯定會被兇手下手),就被蕭查某釘在門外,所以莎拉的生命值被耗損了不少,早已是傷兵一枚被逮機會更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但由於她是韌命的女主角,總還是會有過人之處的。

之後,待在車上的警員少年,想當然就一樣會是犧牲品,發現屋內有異的第三名警員,拖著無辜還無法逃走的少年上門探看,最終也是難逃一死,不過因為這名警員莎拉得以逃出浴室,但電源被蕭查某切掉裡面一片烏黑,那名警察就是試圖去恢復電源後被突襲給殺了。

莎拉在另一房間呆滯的躺在床上(是在補血嗎?) ,應該是太累了,且加上弒母的傷痛讓她癱軟在床上,大概是以退為進??蕭查某當然會找上她,莎拉給了反擊,蕭查某莎拉纏鬥一番,明顯實力差距太大,雖一度有機會讓虛弱的莎拉逆轉勝。

在這彼此激烈的廝殺當中,瞭解到蕭查某的真實身分,蕭查某就是在四個月前車禍中相撞的另一輛車,蕭查某原先也是名孕婦,在這場車禍中,她喪失了她的小孩,所以都說惹龍惹虎不要惹到恰查某,尤其是母親,蕭查某痛失肚中寶寶,才想掠奪莎拉肚中的孩子,莎拉之前都並未告知那場車禍中還有倖存的生存者,有點懶的寫了,也快結尾了。

最後莎拉要臨盆了,也無抵抗之力可反擊,這時重傷但也沒死的蕭查某,一副好像良心發現好像要幫忙接生,但也只是假象,寶寶難產卡住,蕭查某不知在哪又拿出了利剪,神秘最初的利剪又出現(這把剪刀也太搶戲了,解決掉莎拉的老板,釘莎拉的手也是靠它,在殺少年時也有用到,途中有換兇器,但最後的剪刀在最後還是出現了,是想前後呼應嗎?)。

總之,莎拉最後還是難逃被剖腹拿嬰的命運,蕭查某得到了她想要的寶寶,小孩的哭聲跟蕭查某抱著他的身影在黑暗中,伴隨著淒冽感的音樂畫上句點,莎拉則是躺在樓梯階,早已肚開腸流的血泊中死去。

看完覺得痛,就是因為同樣身為女性的母體自覺吧!雖沒打算讓自己的腹部也放具嬰兒,它大概也是只被賦予放宿便居多,但不難想像有個小生命會在自己的肚中日益滋長,也許男性同胞難以體會,腹中有胎兒是怎樣的感受。

但若有點來自於孩時還在母體記憶深處的潛意識,視覺的刺激就來的比想像大很多,一利剪人沒麻醉的就給它劃破肚皮,光是想像就覺得痛,大量的血漿效果發揮了作用,不過男性同胞大概要看到老闆死法最有感觸吧XD。

所以整體而言,也無法歸類這部片好不好看,對於孕婦可能會有恫嚇的效果,劇情上面鋪陳不多,不過營造氣氛還是有,雖我在描述時,一直用蕭查某來稱呼殺人魔,但老實說,她也算是喪子後精神異常的婦人吧!也是有其可憐之處,但一票人都斷送她手上,也夠嗆了,她那不急不慍的冷血表情跟時而歇斯底里的表情切換的挺不錯。

死傷人數:女主角一名、女主角的老媽跟老闆共兩名、警員三名、被逮少年一名共計七人,還有牲畜類:女主角的愛貓一條全部罹難,所幸沒有一屍兩命,胎中的胎兒還活著,生存人數:胎兒跟蕭查某共計兩枚,大致如上。

這篇文是之前就打了,因為為了放在網誌裡,所以又幫這篇加了圖,夏天到了~這樣有沒有很應景,又很貼近文章XD(瞎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奇異狗Kiwi's castle

虎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ntn
  • 你寫得好仔細喔..
    連人名都有記..死幾個人也記這麼清楚..
    這部我之前有看過..
    真的覺得很瞎= =..沒什麼特別劇情..
    就是單純血腥片..怎麼讓人感到痛=ˇ=
    殺人魔怎麼找上女主角..好像也沒特別原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