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內容請按"觀看全文",為了幫這個故事搭配可愛的圖,
又把之前發的老故事從發一次, 不棄嫌的人再耐心看一次吧!
謝謝, 將之前的文字排版重新改一下!
做一些字詞小修改,其實沒啥改變,只是看起來比較多一點點,
為啥又把這篇又翻出來改,純粹就想畫這張圖,XD,
關於故事內容與角色就是虛構,不要多多聯想,
他甚至連名字都沒有, 也不想幫他取~
故事虛線以下開始:
---------------------------------------------------------------------------------------

甫進暑假,本是個開心的假期,揮灑青春的的最佳時機。



不過對我來說還真是個煎熬的暑假,即便天氣酷熱到不行,心總是冷的……



即將升到高三,除了有與暑假極度不協調、高度反差的暑期輔導外,迎面來的是齜牙裂爪的暑假補習班、不知砍掉幾百萬棵樹,寫也寫不完的測驗卷,及無數堂彷彿數萬光年的自習課,青春及熱血瞬間蒸發殆盡於大氣層中。



加上最近交往快兩年的女友無預警地發卡,心情更是盪到不行,鐵漢也是有柔情一面,錯愕的我,只能回以瓊瑤式深情憂鬱的雙眸,只差沒抱住她的大腿,唏哩嘩啦淚灑她的牛仔褲了。



多年的關心如今變成羈絆,話在喉嚨滾沸說不出口,幾年的感情無法抵擋現實的摧殘,只見當天的她眉宇間不是不捨,而是一種說不出的煩躁感,彷彿我是空氣般,空氣還比較好。



『你對我很好,我也知你人好,但快高三了,我媽希望我好好唸書,我想我們還是給彼此一些空間……』她眼裡透露的我應該是細菌那類的,語氣平平,冷冷地說…



那時我想的是沒有比較好的理由嗎?我彷彿能讀出她逗號下的每一句話,牽強而狗屁倒灶的理由。



就像我那腐妹跟老媽常看的偶像劇,劇中女主角也都是這樣說的。



她們總潺湲淚滴如串珠,熱淚盈眶的說:「我不曉得,但我的內心告訴我,也許我們不適合,你不是我的真愛,相信你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我真心祈求你我都會找到真愛……」


諸如此類的話,我始終不明白所謂的「真愛」是啥,難道每一對戀人在經營一段感情,如果沒有分手,彼此都是對方真愛,一旦分手後,那段感情的付出就那麼微不足道,稱不上是真情嗎? true love,true love就只能成為分手與否的分隔線?



就這樣收到一張好人卡,那陣子我的MSN聯絡人上,她的帳號前原先喜悅狀的小綠人,如今一直呈現無情灰色的狀態,就如同我的心情一樣,是慘灰色的。


我一直說服自己,她忙著唸書吧!看來男人也需要些謊言來欺騙及麻痺自己,忽視應是被封鎖,外加已被刪除到外太空的真相。



就某種層面來看,也讓人覺得安慰些,原本每月打到爆的電費單,手機的已接電話簿裡面,呈現只有幾隻小貓慘澹現象,原來我連朋友都沒有,不過時間總能沖淡些什麼,也許是刻意的遺忘,任憑自己麻木地沉沒於永無止盡測驗堆中,讓一大堆補習班課程堆疊出沒有靈魂的我。



即使不經意經過她的班級,也能強裝從容,大步向前徑走。



假裝不在意地露出那可笑自以為的瀟灑。



就這樣日子也是在過,遺失愛情缺了一角,也能過得很好,藉食消愁的我吃得超飽的啦!一日復一日……


今天下課如同往常般,騎著我心愛的小橘單車。



前往那燃燒腦力、消磨體力及折損年壽的補習班,班上滿坑滿谷的人,幾乎看不清楚及刻意假裝聽不見的電視牆。



可怕的是,補習班還會不人道地在班上安裝可怕的裝置。



那是一種慘絕人寰的裝置,在黑板旁裝上LED號燈,隨著學測及指考的到來,燈上的天數一天天迅速銳減,彷彿倒數到最後一天,大家也會隨著爆炸噴飛於無情考場上,成為戰場下殘缺不全的屍塊,是灰飛煙滅才對,屍骨無存才對。



每人殺紅眼要進好自願的鬥志,背後都會發出燃點驚人的熊熊火焰,讓我深感懼怕及不自在,也許是自卑感作祟,看到的是,大家眼裡閃耀著天才的鋒芒及燃燒不完的鬥志及努力。



我決定今天讓自己遠離那個地方,但之後我將永遠後悔今天的決定,永遠的後悔。



順著大馬路頭也不回,在各街道閒晃,時而加快踩著腳踏板,速行於冒煙的柏油路上,時而不踩腳踏板讓車輪恣意滑行,踩著,踩著,什麼都不想,盤桓於大街小巷,盡情穿梭。



騎著腳踏車奔馳街道,揮灑屬於青春應有的汗水,熱血、青春及熱情活力,常把這些詞彙掛在嘴邊的我,總覺得這樣才能突顯一個男人的獨特味道,是一個少年成長的精神糧食啊!這才是王道啊!



正當我陶醉於我那小小宇宙自惜自愛時,我肚子已機哩咕嚕先成為身體反應下的俘虜,絲毫不給我面子,顧不得所謂的熱血,畢竟熱血也不能當飯吃,生理的饑餓反應屢次戰勝澎湃的熱血情懷,一次又一次地擊碎我小小的少年之心。



不知不覺的,騎到一間小店門口,是一家賣黑輪米血的攤販,就是古早式傳統味的關東煮,坐落一間鐵皮屋前,周圍無建築物林立,棚內擺設簡單,除了幾張小圓桌、小椅子和幾位客人外,倒也無什麼特別的。



倒是老闆吸引我的注目,老闆人高馬大、長手長腳、有些年紀長相普通,臉上歲月爬過的痕跡清晰可見,奇特的是有一雙銳利有神的眼睛,閃爍著奇特的光芒,當時的我始終會意不出那種自信滿足的眼神下掩飾著什麼。



找位子坐下來,紙盤及紙碗已堆疊一大堆食物,讓它們成為我五臟廟祭品,搓搓衛生筷外的塑膠袋,拿出筷子往碗內的豬血一挾,只見它輕輕的躺在筷間無所畏懼,我心中為它祝禱一番,我指尖微微顫抖將它獻上於神聖的味蕾祭壇,媽呀~超好吃的啦!



我彷彿看到豬隻在我面前走路,電視都這樣演,還有龍盤旋向上飛昇,不過那豬血溢著一種深紅光澤,一種不常見飽和豐潤的色澤,說是不常見的紅,應說是不尋常同深紅玫瑰般的沉紅,吃起來超滑嫩的,呼嚕的一下滑入喉嚨,說是入口即化也不為過。



只能說是人間美味啊!



他家的鴨血糕也超美味的,天啊!那是鴨子在游泳嗎?牠正呱呱叫呢!不,不,一切都是幻影嚇不到我的,包心丸也超好吃的,湯頭也很不錯,有別日式關東煮的鰹魚湯頭,台式湯頭當然是大骨或白菜頭跟食材熬湯,湯頭意外鮮甜可口。



奇怪,我以前怎不知這家店,就算它再怎麼不醒目,美食小饕客的我怎可不知,且這麼好吃的小吃攤販怎始未耳聞呢?



飽餐一頓後,我忽覺一陣尿意。



湯喝了好幾碗,現在膀胱不聽使喚了,只見附近根本沒半棟建築物,連座公廁也沒有,附近的雜草又營養不良,且我深怕一走遠膀胱將會爆炸尿灑現場。



正憂心無處排解時,瞥見老闆剛進去屋內時,在入口處旁似乎有隔板,微弱燈光下我看到白色小便斗閃爍奇蹟的光芒,是救世主的光輝……



只見老闆一溜煙就不見了,我還來不及開口借廁所,他就閃進屋內,不得已,我只能先斬後奏,自己身體機能之急迫危險所為之行為,應該能被諒解吧!我老愛騙自己,唉!



屋內很暗,微弱燈光下有間狹小廁所,我以衝鋒陷陣無畏地直衝小便斗舒緩小解,上完廁所直覺身體舒暢,定眼一瞧,四週空氣潮濕,地上很滑如裹著一層黏稠液體,褐黃燈光微弱顫抖,從廁所出去屋內蒸氣迷濛,空氣中飄著一股濃濃帶腥的鐵鏽味。



想走進去向老闆賠罪一番,但這迷濛霧氣令人發毛,霧氣具一定溫度卻藏著寒意,越深入屋內一種迷惘焦躁感覺油然而生,只見屋內擺放很多蒸籠。



應該是老闆準備時才用的,滾燙的水蒸氣自周圍不斷冒出,直衝鼻腔令人喘不過氣。



瀰漫水蒸氣中,數個小小外型的東西彷彿在霧氣中輕盪著,隨著腳步越近形狀越漸聚攏清晰。




媽呀!是一個個小嬰兒的身體。




不是,是一「具具」小嬰兒屍體。



不太完整,也稱不上「具」,正確來說是「塊」吧!這不是自我糾正的正確時機,我心中咒罵著。



垂掛於座小架子上,底架下還擺了鐵盤,鐵盤裡已盛滿了暗紅色液體,剛剛吃的東西在我的胃內翻騰著。



只見嬰屍殘缺不全,有些乾涸的血跡爬滿身軀,可以很肯定沒有生命跡象,看來是為方便某人跟血凝時間賽跑才變成此模樣。



室溫下的血漿在鐵盤中略呈凝固,呈現一種果凍感。



旁邊好幾鍋熱水,沸沸騰騰散發熱氣,鍋沿沾著不明咖啡色烏漬,迷濛中我還看到遠方懸掛著好幾副不明物體,我不敢仔細觀看,因為我已經不敢在這裡多待半秒。



腿不聽使喚,以前看電影時,對那些嚇得腿軟、鬼哭神嚎哭呼叫爹娘的場景還摀嘴大笑,總覺效果似乎太過了。



但只能杵在這一動也不動的我,連嘲笑的權力也沒有。



在下一秒,我連生存的權利都沒了。




頭皮彷彿被梳子輕刷而過,神經一整個發炸,背脊發涼轉麻,一個黑影倏忽從蒸籠後方冒出,而我心裡清楚明白那是什麼。



我一個轉身想衝出屋外,翻倒了鄰近的鍋子,我隱約瞄見鍋內灰白的骨狀物濺灑四處,但我沒時間作嘔,也無心思考肚子的內容物下一秒是否會直溢喉頭,只覺混雜膽汁的味道好酸好苦。



只覺後腦勺一股黏稠的液體,自頭頂上緩緩流到頸上。



眼前一片黑模糊了視線,不過我想我永遠忘不了倒下前,注視我的那雙眼。


那雙同貪婪野獸般享受殺戮的眼神,身體不斷被鋸蝕著,由原初的痛覺到沒有知覺。










再過不久我將成為美味的關東煮,送進你們的口裡……

the end........

---------------------------------------------------------------------------------------
看起來比較多,只是看起來,排成這樣可充充場面,
其實自從之前寫了這個故事, 我吃我愛吃的關東煮就很少特意拿米血(=豬血糕),連豬血或鴨血也是,有些瞎的故事, 哪有自己寫自己覺得疙瘩,沒辦法!

今天又快過了,我又被小芭樂給晃點了~小芭樂你太傷我的心了, 明明知道你是放猴的小芭樂,還會被騙 是我自己的錯唉~ 記得欠飲料一杯~
創作者介紹

奇異狗Kiwi's castle

虎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ya
  • 之前有聽說~但久了就忘...
    我們之前補習一起去吃關東煮時~你真的都沒拿米血耶!!
    而我都有拿耶~天阿
    你重拾我的回憶~讓我對米血有些怯步拉!!